首页>考古发现>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 qpai

  国字山墓葬位于江西省樟树市大桥街道彭泽村洪光塘西南,筑卫城城址西侧约300米处的小山顶部。筑卫城是清江盆地东周时期的中心性城址。城址周边发现大量同时期的城址、遗址、墓葬等,构成了以筑卫城为核心的聚落群。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国字山墓葬与筑卫城

  国字山墓葬发现于2013年。自2017年起,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樟树市博物馆组成的国字山考古队以聚落考古的理念对墓葬及周边地区开展了持续性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M1及其围沟示意图

  国字山墓葬外围有东西长约80米,南北宽约63米的近长方形围沟环绕。墓葬是东西向中字形竖穴土坑墓。东西两侧有斜坡状墓道,主墓道向东。墓室东西长约16米,南北宽约14.4米,面积约230平方米。墓壁竖直,深约6米。南壁正中,二层台偏上的位置有一壁龛,内放置有陶鬲、鼎、豆、罐等。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国字山墓葬椁盖板及覆盖物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国字山墓葬椁室复原图

  椁室东西长约13.5米,南北宽约11.4米,高约2米。椁室由下方的垫木、底板,周边的侧板、内部的立柱和上方的盖板组成。经鉴定,椁室各部位均使用楠木。椁盖板上覆盖有多层用杉木削制的金黄色木皮,与印山大墓人字形椁室外覆盖树皮的做法类似。椁室内被隔断和立柱等分隔为25个分室。除中间一行因放置主棺,隔断略有错位外,分室排列整齐有序。椁室内放置有7具棺木,其中主棺位于椁室中部,为船形独木棺,长3.66,宽1.22米。其余6具为陪葬棺。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出土的铜鼎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铜提梁盉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漆瑟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漆鼓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玉龙凤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青铜跽坐人镦

  墓葬虽经早期盗扰,破坏严重,在各分室内仍出土有2600余件套器物。S24室内残存有一批青铜礼器,S16内出土有3件漆鼓。墓内出土器物的种类以漆木器为大宗,此外还有金属器、陶瓷器和玉石器等。从器类看,囊括了礼器、乐器、兵器、车马器、日常用具等多种品类。礼器有铜鼎、盉、盘、匜等。乐器包括钟、鼓、琴、瑟、筝,以及编钟架、底座等,其中筝保存很好,总长度达到2.3米,是先秦时期发现的最长的一件。兵器有戈、戟、剑、镞、漆木盾等,其中漆盾有30余面。车马器有车軎、伞盖、衡末饰和铜泡等。日常用品包括镇、削刀、凿、帐钩等。陶瓷器包括多件印纹硬陶和原始瓷器等。S21内有一件青铜鸠杖的跽坐人形镦。此类器物以往只见于长江下游的吴越文化区。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者殹戈(戟)

江西地区东周时期考古的重大突破——江西樟树国字山战国墓

不寿戈(戟)正反面

  最为重要的是墓内出土的两件有铭铜戈(戟)。铭文均为鸟虫书。经专家考证,铭文分别是“者殹自乍用戟”和“於戉台王旨殹之大子不(?)寿自乍元用矛”。器主分别为越王翳(公元前411-公元前376年)和翳的一个儿子不(?)寿。

  根据出土遗物等推断,墓葬时代在战国中期。

  国字山墓葬是迄今江西地区考古发现规模最大的东周时期墓葬。墓主有着很高的身份地位,与越国王室密切相关。

  国字山墓葬的发掘为构建和完善江西地区两周时期考古学文化序列谱系提供了关键性资料。

  国字山墓葬与筑卫城城址关系密切。国字山墓葬的发掘表明筑卫城是当时的区域政治中心,从而为筑卫城城址的最终定性及探讨清江盆地两周时期聚落布局和社会结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国字山墓葬有着突出的越文化因素。国字山墓葬的发掘是越国与越文化考古的新突破,对于研究越国历史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国字山墓葬还有相当数量的楚文化因素和群舒文化因素,以及独具特色的本土文化因素,体现出多种文化因素交融共存的特征,为研究作为 “吴头楚尾”的江西地区东周时期的吴越楚关系、政治格局演变和本区域“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进程提供了直接证据。

作者:唐锦琼、王意乐、张建仕

审核:徐良高

5
  • 上一条 5.5亿年前这个豌豆形状的生物Ikaria wariootia可能是所有人类的祖先
  • 下一条 古生物学家发现洞熊灭绝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与人类的竞争 或因鼻子过大